文艺创作

朱旭东诗二首

来源: | 编辑: | 日期:2018-11-01 | 阅读: 349

清明·奶奶

都说清明前后种瓜种豆

一些手开始忙碌

 

奶奶拄着拐杖拐杖

年老时长出的第三条腿

 

以后先是父亲

弯腰每走一步都感慨它最灵活

 

厚重的嗒嗒声

剥开大地时又种下什么

 

我不知道父亲也不知道

拄拐杖的奶奶自己知道吗?

 

 

弹弓弹出的时光

 

那时候从我的弹弓里

究竟弹出过多少石头子

现在打疼我的是哪一颗

 

我从未用弹弓打过鸟

为了弥补这个小缺口

现在我学着用目光打鸟

鸟窝在树杈上越搭越低

最高的那个再也打不着

我的童年就那么高

我的仰望不需要更高的去处

 

我打过废弃的电灯泡和空酒瓶

这些注定被石头子点燃的花炮

砰地一声就绽开在草丛或路边

碎片扎伤了自行车的脚趾头

欣赏的满足感随之碎落一地

 

我也打过院墙后面的臭椿树

直挺挺地和数学老师的教鞭那么像

比石头子坚硬的大畏惧和小孤独

从每个星期天的黄昏狠狠弹出

清脆的击打声浸透火烧云的浓郁

总有几颗脱靶飞向远方的夕阳

穿过光阴的豁口一直飞

 

失去弹弓之后

我多么不像一个孩子

疼一点又有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