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池文苑

亮子 | 犀牛江两岸山高水长(组诗)

来源: | 编辑: | 日期:2018-05-17 | 阅读: 719

犀牛江两岸山高水长(组诗)
◎亮子
 

在犀牛江两岸做一朵干净的云

t01215af7a59dfdcba5.jpg
过了界牌沟一路往北就是我的故乡了
就可以伸手摘得夏天自酿的白云
就到了我外婆的家——王山
紧挨着王山老坟坐落着一户姓曾的人家
陪着黄天厚土看家护院
那里有三棵大柏树
埋着我的外婆、外公以及先人
那里有几口窑洞
出生过当县长的舅舅
也出生过当百姓的舅舅
他们都站在山梁上无数次的看过犀牛江
他们都管老坟里的先人叫长辈
他们都喝过犀牛江里的雨水
从村庄的屋顶上望过去
夕阳正红
家家户户的山墙上一脸慈悲
祖祖辈辈在这里只做一件事
那就是在犀牛江两岸做一朵干净的云
t01a9242ff2693f9d32.jpg
 

杠儿山

userid159538time20070919131724.jpg
杠儿山名副其实
像杠子一样横插在眼前
当作我坚实的后背
这里的月光很是丰盈
这里的星星格外明亮
这里的山风很是淳朴
当我走在杠儿山上真想唱一句:
“哪里的黄土都养人,哪里的黄土都埋人”
只是犀牛江的水从未回过头
流下来的泪也从未回到你我的眼眸
但,那些羊肠小道
像漫山野花的花花肠子
把春天想了个遍
那些新农村院子里的炊烟
把乡愁和幸福同样想了个遍
t01a29ba74fbbb053f2.jpg
 

曾家庄

t011750d668febaa415.jpg
我是一个有村庄的人
有了村庄就有了神的背景
我是一个有地址的人
有了地址就可以按时给亲人写信
曾家庄
我肚脐眼上连接血缘的另一头
那里夕阳晚照
那里大雪覆盖
那里细雨连绵
我能想到的每一种思念方式
都围着曾家庄日暮四起
尤其我从对面山上拿望远镜眺望她的时候
看得最清
她的的确确是我可以坐着安息的
一把土黄色的太师椅
t010bc22503a046518f.jpg
 

酸枣坡

t0198e263b89585adec.jpg
我常给别人讲
我是酸枣坡人
我曾经想过用酸枣坡人作笔名
从犀牛江北岸至界牌沟
都叫酸枣坡
都是夕阳笼罩的一块大地
都有鸡鸣啼叫过方圆
都有像草木一样生生不息的
我不由得对酸枣坡特别亲
原因是这片土地上长满了熟悉不过的方言
原因是这是去小川和毛坝赶集的必经之路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
我把春夏秋冬都藏在了酸枣坡
连同我谦卑躬身的背影
t0124294724ca781b9c.jpg


犀牛江两岸山高水长

t01fb6fabbc8184ee21.jpg
我喜欢看大河落日
我喜欢看夏夜星辰
然而我更喜欢看犀牛江两岸山高水长
野花烂漫

我向往走在秋天的路口
从她的身子骨里看
万山红遍
江河尽然
在犀牛江两岸顿时多了耕读传家的画面

我看到晚霞挂在天边
我看到烟雨披上这个季节
我独坐在犀牛江畔
安心与一江秋水共眠

t01fe382a9e119ee451.jpg

编辑概况:笔名亮子,本名李亮,曾用笔名闻秋。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生于1987年。作品见于《草原》《火车》《草堂》《飞天》《诗刊》《中国校园文学》《佛山文艺》《检察文学》《上海诗人》《野草》《文学港》《中国土族》《散文诗》《辽西风诗刊》《星河诗丛刊》《华山文学》《华侨时报》《华语诗刊》《作家报》《甘肃日报》《甘肃地税报》《兰州日报》《陇南日报》《关山文艺》《内蒙古风采》等。诗歌《花椒树抑或我的祖国》入选中国诗歌网“每日好诗”品牌栏目。现居甘肃ca88手机版。

(图片来源于网络)


监制:马媛媛      责任编辑:唐三乐      本期制作:韦照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