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城旅游

世外桃源宋坪乡

来源:新浪博客 | 编辑:甘肃泽兰 | 日期:2012-06-17 | 阅读: 153

走进青泥河畔的宋坪乡,扑进视野的是到处一片碧绿,满眼尽是春意,山在云中,房在林中,天在水中,人在梦中……仿佛进入了仙境一般。
来到宋坪乡政府所在地格楼坝村,你忽然感到这里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里的山山水水都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等你努力回想起来,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陶渊明笔下的那个神秘地方——桃花源。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陶老先生一生憧憬向往的那个美好的地方,原来在宋坪乡变成了现实。
春天的早晨,格楼坝村像个娇媚的新娘从酣梦中慢慢苏醒过来,轻轻掀开披在玉体上的一层薄纱,舒一口清爽的空气,露出她灵秀的玉体,然后在脖子系一条轻纱,开始了她一天的梳妆打扮。
暖阳初升,树叶张开惺忪的睡眼,清澈的山泉唱着轻快的歌儿从山林里跑出来,在村前排着一条弯弯曲曲的长队,像一群淘气的姑娘,婀娜着身姿向青泥河缓缓摇去。苦苦等待了一个冬天的小鸟,像盼来一场大雪的孩子,在山林,村子,田间追逐嬉闹,经不住春的诱惑的花蕾早已偷偷吐露芳心,……
微风吹过,碧波荡漾,青泥河像一条青蓝色的绸带,轻柔地摇曳着,从村前缓缓流过。
河边的垂柳吐出嫩绿的新芽,柔软的柳枝在水中轻轻一点一点,引来一群可爱的鱼儿,还以为是天上落下了美味佳肴。
村前屋后,果树开花了,红的杏花,白的梨花,粉的桃花……争奇斗艳,加上田间碧绿的麦苗,金黄的油菜花,漫山遍野的各种野花好像凑热闹似的也竞相开放,春天的宋坪简直就是一个花的世界,花的海洋。
不知不觉,时光进入夏季,山间田野刚刚还嫩嫩的淡绿渐渐变成了深绿。女娃在河边洗衣服,男娃在山坡放牛,几句火辣辣的山歌传来,羞得几只河边的水鸭扑棱棱地沿河岸向远处飞去。
早熟的樱桃和杏儿尽力露出鲜红的笑脸,招惹憨实的男娃和淳朴的女娃,男娃便像猴子一样迅速爬上树,得意洋洋地对着树下望眼欲穿的女娃唱到:“樱桃好吃却难摘,叫声哥哥给妹摘!”树下的女娃小嘴一噘回唱道:“你摘樱桃谁稀罕,自有人给小妹摘!”树上的男娃终于沉不住气了,赶快摘下最红最大的跑下树来争相送给树下的女 娃,女娃们吃着樱桃却不领情,异口同声喊:“樱桃吃了白吃了,妹妹要去洗衣了!”喊着笑着向河边跑去,留下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还在樱桃树下回荡,男娃们沮丧地看着跑远的女娃,扯着嗓门唱:“哥哥的樱桃妹吃了,从今就是哥的人了,二尺红布系在腰上,领着我的妹妹上花桥……”男娃们还自我安慰地喊着,女娃却已经看不见踪影。
傍晚,青泥河里就更热闹了,村里大大小小的男人,都像泥鳅一样泡在青泥河温热的水中,一天的劳累一身的汗臭被河水冲的干干净净,好不舒服。女人们则五个一群,三个一伙在河边柳树下纳凉的纳凉,聊天的聊天,奶孩子的奶孩子,欢笑声嬉闹声混合成一片。直到深夜,热气渐渐退去,凉意慢慢袭来,人们才陆陆续续回家去。
秋天,核桃笑开了嘴巴,苹果涨红了脸蛋,鸭梨像一个个金元宝挂在高高的枝头摇头晃脑,柿子则挑着红灯笼,把秋天的田野照得亮堂堂的。高粱像威武的士兵在田野里排着整齐的队伍等待老农的检阅;玉米裂开金包露出硕大的颗粒报告自己的成果……到处是丰收的景象和丰收的喜悦。山坡上,红叶更红,青松更翠,漫山遍野,赤橙黄绿,任何技艺超群的油画大师,也难以描摹出这样的景象。
秋收刚过,绵绵秋雨忽然下过不停,轻烟薄雾在山间缭绕。整个山川沐浴在秋雨中,静静的陶醉着,享受着,谁也不忍心打扰这份安闲。只有几个悠闲的老农,头戴斗笠,身披蓑衣,提着一个小板凳,坐在青泥河边,钓着一份清闲,一份自在,也钓着一份情趣和欣慰的人生。
因为这里海拔在全县最低,所以冬天总是来的很迟很迟,有时甚至让人忘记了冬天存在。偶尔一场大雪,只给山顶戴上一顶小白帽,太阳一出来,“白帽”就被太阳的手摘走了。这里从来不“座”雪,河水也从来不结冰。难怪有人把宋坪称作“陇上小江南!”
宋坪不仅风光优美,这里的乡亲更是热情好客。
去年,我和几个文联的朋友一起走进了宋坪,好客的老农热情地把大家招呼进屋,几个穿着时髦洋气的姑娘正坐在彩电前看着电视绣着十字绣,见大家进来,连忙起身,放下手中活路,露着笑脸递烟,沏茶,招呼大家。落落大方,没有一点拘谨之态,我脑海中村姑的形象被她们一扫而光。
品着热腾腾的茶水,和老农拉起了家长。
“您家几口人?”大家习惯了中国查户口式的谈话。这种对话在农村显得尤为亲切。
“五口,除了我一个男人,都是女的。”老农风趣地说。
大家有些疑惑。老农又补充说:“老伴,我,三个女儿,难道不是一个男的,四个女的吗?”说完,大家都哈哈大笑,老农的幽默让大家的距离一下近了很多。
“三个女儿都干啥?”大家又问。
老农脸上露出喜悦的光彩,有些激动地说:“大女儿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却学了一口洋话,在乡广播站当播音员,二女儿上了中专,还没有毕业,三女儿正在读初中,成绩不错,看将来能不能考上学校!”
“你有没有因为没有儿子而感到遗憾?”
老人豪爽地说:“过去养儿防老,现在养女养儿都一样,你别看我那三个丫头,平时穿得漂漂亮亮,要是赶上农忙时,下地干活一个可比一个强,重活脏活累活抢着干,地里的活一干完,就又上学的上学,工作的工作,各忙各的,每次回家,都忘不了给我和她妈买一些吃的穿得,哎,时代变了,现在女孩更比男孩强,呵呵!”老农说着,顿时眉开眼笑。
“老伯,您家在本村可算条件好的?”大家看着老农家新盖的楼房试探着问。
“大家算什么好的?在这一百多户人家的村庄,比大家强的可多了,前村刘福成家,儿子考上了北京的大学,女儿上了省城的大学,一家出了两个状元,号称‘状元之家’;后村小宋打铁矿发了家,手头至少数百万,盖起了小洋楼,开上了私家车;杨士才家的女婿小马买了推土机和挖掘机,一沓一沓的票子往回飞,家里也有车……”老农一激动,脸更红了。
“老伯,你们村的日子从什么时候好起来的?”大家想打破沙锅问到底。
“八0年实行包产到户,大伙儿的积极性高了,干活不偷懒,实着心干,土地爷也开恩了,粮食年年增产,老百姓的日子渐渐就好过了,但是发展最快的还是近十年,简直就像坐了电奔子,国家给咱们拉来了电网,电话网,电视网,现在还能上互联网。乡上给大家修好了公路,拉上了自来水,现在,又建起了乡学问站,有阅览室,图书室,还有年轻人跳舞扭屁股的地方。嘿,这和城里人生活差不多了,我活了这么大的岁数,就这十几年够味,没吃的吃了,没穿的穿了,没看的看了,没听的听了……哎!要感谢党的好政策,你看着村前村后,一座座新砖房拔地而起,没有党的富民政策,能有现在这么大的变化吗?”老人脸上一脸幸福的笑容。
这时,广播响了,“宋坪乡广播站,现在是下午广播时间……”。大家一看表,都五点半了,该启程了,大家看见老农陶醉在优美的广播中,那个播音的可能就是老农的女儿吧!
再见了,梦中的宋坪乡!再见了,心中的桃花源!